星期二, 9月 21欢迎访问陈里博士官方网站!

三农观察

陈里:深度贫困地区如何走出一条可持续脱贫之路

陈里:深度贫困地区如何走出一条可持续脱贫之路

三农观察
日前,人民网刊登了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智库高级研究员、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原主任陈里的文章《深度贫困地区如何走出一条可持续脱贫之路》,全文摘录如下:  陈里 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智库高级研究员 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原主任     要实现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2020贫困县全部摘帽”的目标,关键的一步就是要在解决“深度贫困”所带来的问题及产生的影响。我认为,要摆脱“深度贫困”这个问题的束缚,需要激活深度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内在动力,推进深度贫困地区逐步、稳步的脱贫,从深度贫困地区的自身努力与外在扶持现结合,以“自力扶贫”与“智力扶贫”为主要手段,促进深度贫困地区走出一条符合实际的可持续脱贫之路。 第一步是“自力扶贫”。扶贫先扶“自”。扶“自”就是帮助贫困群众建设自力、自强的脱贫斗志与勇气。通过在知识上、技术上、思想上的帮扶,提高他们的自主脱贫致富的素养。假如不能够让贫困群众的自主脱贫能力提升,也就难以谈及其它的脱贫手段与方式。从哲学上来说,内因决定外因,内因是事物自身运动的源泉和动力,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因而,在各方条件都支援的情况下,暂时脱贫了,但如果外部支援没有了,再次返贫,脱贫摘帽的目的也就不可能实现。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还是必须从基础抓起,从人的自力能力抓起,通过“自力扶贫”,激发贫困群众及地区的创新创造活力,让滋生贫困的各种“陋习”没有落地生根的土壤。 此外,“自力扶贫”也能把从事繁重扶贫工作的干部从“忙”中解脱出来,提高扶贫的效率,给那些战斗在扶贫工作第一线的干部减压。随着扶贫攻坚任务落实时间的临近,在摘帽目标的高压之下,一些地方的干部常常是没日没夜的工作,吃不好睡不着,但群众却不一定满意,对于各项扶贫政策的落实效率也不高。我认为,除了干部帮
陈里:新时期如何解决土地问题以实现乡村振兴

陈里:新时期如何解决土地问题以实现乡村振兴

三农观察, 陈里微评
土地是万物生长和立足的基础,也是最基本的生产生活要素,也是“三农”问题关注的重点。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土地出让收入“取之于农,主要用之于农”的要求,可以发挥我国土地制度的特色和优势,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不过,由单一的土地资源带来的收益,在提倡农民收入收入稳定、多元化的背景下,就显得途径有限,很容易造成土地“失血”现象的发生。农民在失去了土地所产生的稳定收入后,就会给乡村振兴带来其他问题,而且都是很现实、急切的问题。 解决好土地持续产生收入,为农民保收、增收的问题,是新时代乡村振兴所要面临的重大政策性问题。特别是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土地是集体所有的资源,也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基础。纵观农村的土地的类型,无外乎有农民的承包地、自有的宅基地和其他经营性用地等。之前,很多农村地区的土地分散在各家各户手中,户与户分布很散,导致土地资源分散,没有得到高效利用。而解决土地利用效率低下的问题,就是要让土地“活起来”,加快土地资源使用红利的释放,让农民尽享红利。 首先要促进土地经营权的灵活流转和使用,在保持基本土地关系不变的前提下,把土地的产权理顺,放活经营权。按照中央的有关顶层设计和部署,土地资源潜力挖掘所产生的价值最终是要让群众受益,因此,各地以土地流转为突破口的先行先试在规模上可以适度延展,为土地出让收入“取之于农,主要用之于农”积累宝贵经验和探索可行的模式。 其次,在涉及到农村宅基地方面,需要严格坚守底线。农村宅基地的制度是基于我国农村发展实际的独特制度。在充分保障农民相关权益的基础上,在可控范围内适度放宽农村宅基地的使用权,可以更好的发挥市场的价值,从资金、技术、运营等方面为农村带来焕然一新的变化,激活宅基地蕴含的价值。 最后,其他经营性用地可以适当的用在以产业为支持,以乡村为特色的产业发展上。通过实践,我们应该都有这样的认识:单一的产业不能振兴乡村。因此,促进农村产
陈里看两会:深度贫困地区如何走出一条可持续脱贫之路

陈里看两会:深度贫困地区如何走出一条可持续脱贫之路

三农观察
要实现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2020贫困县全部摘帽”的目标,关键的一步就是要在解决“深度贫困”所带来的问题及产生的影响。我认为,要摆脱“深度贫困”这个问题的束缚,需要激活深度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内在动力,推进深度贫困地区逐步、稳步的脱贫,从深度贫困地区的自身努力与外在扶持现结合,以“自力扶贫”与“智力扶贫”为主要手段,促进深度贫困地区走出一条符合实际的可持续脱贫之路。 第一步是“自力扶贫”。扶贫先扶“自”。扶“自”就是帮助贫困群众建设自力、自强的脱贫斗志与勇气。通过在知识上、技术上、思想上的帮扶,提高他们的自主脱贫致富的素养。假如不能够让贫困群众的自主脱贫能力提升,也就难以谈及其它的脱贫手段与方式。从哲学上来说,内因决定外因,内因是事物自身运动的源泉和动力,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因而,在各方条件都支援的情况下,暂时脱贫了,但如果外部支援没有了,再次返贫,脱贫摘帽的目的也就不可能实现。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还是必须从基础抓起,从人的自力能力抓起,通过“自力扶贫”,激发贫困群众及地区的创新创造活力,让滋生贫困的各种“陋习”没有落地生根的土壤。 此外,“自力扶贫”也能把从事繁重扶贫工作的干部从“忙”中解脱出来,提高扶贫的效率,给那些战斗在扶贫工作第一线的干部减压。随着扶贫攻坚任务落实时间的临近,在摘帽目标的高压之下,一些地方的干部常常是没日没夜的工作,吃不好睡不着,但群众却不一定满意,对于各项扶贫政策的落实效率也不高。我认为,除了干部帮扶、政府关心之外,更多的还是要让贫困群众自身加油努力。贫困不可怕,可怕的是自身没有实力,不愿意去自食其力。因而,摆脱贫困,必须是改变一些贫困群众“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的思想,从自身出发,撸起袖子加油干。 第二步是“智力扶贫”。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从宏观的方向来看,一些贫困地区的群众之所以陷入贫困境地,很大
老汉收养残疾弃婴 26年后养子双手爬行盖房谢养父恩

老汉收养残疾弃婴 26年后养子双手爬行盖房谢养父恩

三农观察, 陈里微评
  河南嵩县的天城寨里,有一个特殊的家庭。儿子丁转成在不到一岁时,就被亲生父母遗弃,被丁金栓得知后下山捡了回来。丁转成患有脊柱裂再也无法单独站立,丁金栓这一养就是26年。今年,丁转成在好心人帮助下为父亲盖了一所新房。 陈里微评: 这无疑是一个感人的故事。同时,养父养子今后的日子还是令人牵挂。我们也都知道在一些边远山区,在一些农村,还有不少这样的家庭。靠他们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脱不了贫的。他们需要政府的关爱,需要社会的帮助。希望他们以后的生活会好些,能够得到基本的保障。
陈里:构建和谐社会的难点在农村 重点是农民法治是短板

陈里:构建和谐社会的难点在农村 重点是农民法治是短板

三农观察, 法治瞭望
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我们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飞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社会管理的问题依然存在。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全局出发,做出了《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是一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纲领性文件。2011年年初,胡锦涛总书记在省部级领导干部暨创新社会管理研讨班上指出:“在我们这样一个有着13亿人口、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国家,社会管理的任务艰巨繁重,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是继续抓住和用好我国发展中的战略机遇期、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这对我们建立和谐社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在现阶段,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是我国当前社会建设的重要主题,而抓好农村社会管理,推动农村社会管理创新在其中的分量显得更加厚重。因此,必须深刻认识和处理好以下几个问题: 构建和谐社会的难点在农村 重点是农民,法治是短板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新要求,“五个统筹”构成和谐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其中,把城乡统筹放在首位,而且从近年来的中央一号文件的出台看,都体现了解决“三农”问题是“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 我国是拥有 13亿多人口的大国,农民是现阶段中国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现在面对着农村、农业深刻变化的客观现实,以及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深入发展这样一个新形势、新任务,决定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重点在农民,难点在农村,可以说没有农民和农村的和谐就不可能有我们整个社会的和谐。据此,我们也能看到,法治建设也面临着同样的处境,重点在农村,难点也在农村。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指出:“加强农村民主法制建设、基层组织建设、社会管理任务繁重”。虽然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的法治建设有了长足的进步与发
《南风窗》:公安厅长的“农民观”

《南风窗》:公安厅长的“农民观”

三农观察, 媒体报道
5月27日,通过微博,陈里邀请8名农民工在西安吃饭,陈里是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因为这一特殊身份,这件事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有人说他“作秀”,有人向他诘问,也有人为他辩解。 “如果网友们知道我不仅是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而且还是研究‘三农’问题和农民犯罪学的学者,就不会对我请农民工吃饭感到奇怪了。”6月中旬,陈里将他的著作《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分别寄赠给了500多名微博网友。 农民犯罪多因“钱” 《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是陈里根据自己的博士论文扩充而成的一本书。在中国,研究农民犯罪,多少有点犯忌讳,有网民就质问陈里:“你为什么不研究官员犯罪?为什么偏偏要研究农民犯罪?” 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是国内有名的法学专家。他对陈里的著作给予了较高评价。贾宇说:“国内刑法学发达,犯罪学落后,这与西方国家恰好相反。刑法学发达意味着对待犯罪问题主要在事后、在惩罚;犯罪学发达是挖掘犯罪产生的原因,在预防上下功夫,理念是不同的。” 陈里这本书的创新点之一,是提出了“经济压力是诱导农民犯罪的原因”,而预防农民犯罪的根本措施是对经济压力源进行调试,基本思路是阻断经济压力的传导链条。 在陕西省公安厅,陈里分管的工作之一是监所管理。陕西看守所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中,有60%以上是农民(包括农民工),他们涉嫌的绝大部分都是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财产性犯罪,如盗窃、抢劫、诈骗、贩卖人口、因财产纠纷导致的伤害等。在国内,农民罪犯是所有刑事犯罪里最大的群体。 陈里说,因为生活所迫,农民甚至可以顺手牵羊拨萝卜,这类案件占绝大多数。进城的农民工因为打工拿不到工钱,找老板报复,甚至伤人的也不在少数。“农民跟其他公民一样,也有很多权利,比如肖像权、隐私权等等,但农民最看重的是经济权。农民平时最不关心政治权利,只要他能过日子,谁当国家主席,谁当省长、县长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