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7欢迎访问陈里博士官方网站!

Blog

陈里:短视频发展莫落入“俗”套

陈里:短视频发展莫落入“俗”套

新媒体研究, 陈里微评
今天参加一个新媒体年度峰会(2019新盟盛典·中国新媒体领袖峰会),整整一天。老头子我就是想了解一下目前最热的新媒体,特别想关注一下短视频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趋势。我也算得上是新媒体领域里最早吃螃蟹的一族,如今也已经是爷爷辈了。我真心为后生们的勇气和智慧感到高兴和敬畏。但是也不免有一些担忧。比如下面这些各种各样的短视频,充斥着智能手机,我总觉得太多太多,内容多是逗笑、搞怪,不好好说话 ,不好好穿衣 ,不好好走路……单说吃,就有吃大碗面条,吃大盆饺子,吃一大碗猪蹄,吃一个大肘子,吃大盆米饭…… 就在这个吃面条视频结束后,下面即链接一个小姑娘吃饺子的视频,后面一系列吃的搞怪视频一个接一个。企业家、学者、专家们,爱己子女推及他人子女,钱不能这样赚!学问不能这样做!创新引领也不能这样引!纵观人类发展史,有些帐可以还,有些帐没法还!有些错可以原谅,有些错不可原谅!当思当察当慎! 假如我要说一个"俗”,准有人会骂我祖宗三代!假如这是我的爱孙女,我真担心她身体受得了吗?我不知道是孩子们爱看,还是父母、爷爷奶奶们爱看?还是这些视频公司喜爱?真要骂我,你们就甩开骂吧,我领教了!绝对不反驳! 这几天看了几个专家讲述关于以色列国家的一些事,其中有关于孩子教育的内容。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有一个关于访问以色列的讲座,大家不妨看看。( https://m.weibo.cn/status/4328041818129671? ) 我的担忧与日俱增。我管不了别人,说了也白说,不过我的孙儿孙女,我只要活着,多多少少还是要管一管 ,管了也白管 ,白管还要管。要不,入土也难安啊!
2019新盟盛典·中国新媒体领袖峰会

2019新盟盛典·中国新媒体领袖峰会

活动讲座
1月14日,由NewMedia新媒体联盟(简称“新盟”)主办的“2019新盟盛典暨中国新媒体领袖峰会”在北京歌华开元酒店举行。 100位新媒体领袖、200家头部媒体、300家知名企业、400个区域自媒体大号等各界精英齐聚现场,共同探讨“新媒体行业生态”和“企业传播大势”两大主题。 回首2018年新媒体行业经历的大整顿与大变革,聚焦2019年新媒体行业即将迎来的新旅程和新时代。
《中国反腐倡廉发展史》暨法治文化40年座谈会 陈里代表编委会作编纂工作报告

《中国反腐倡廉发展史》暨法治文化40年座谈会 陈里代表编委会作编纂工作报告

活动讲座
《中国反腐倡廉发展史》暨法治文化40年座谈会1月13号在北京举行。最高人民检察院原常务副检察长、《中国反腐倡廉发展史》编纂委员会主任张耕同志出席并作了重要讲话。 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原主任、《中国反腐倡廉发展史》编委会副主任陈里代表编委会作了编纂工作报告。 邓晨明等十位领导和专家发了言。全国人大内司委内务室主任、编委会副主任于建伟主持会议。来自全国的近百位领导、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 全书耗时五年、批阅三载、增删七次。从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战国、秦、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汤、五代和两宋,元、明、清朝到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十八篇,135章,150万字,3000幅插图。
陈里:路不能这样走

陈里:路不能这样走

社会治理, 陈里微评
首先,让我们看看这两天微信朋友圈疯传的这篇文章:今夜!北京传来大消息!四大“铁饭碗”或被砸! 我小时候上学时,听说过河南作家李准的一篇成名作:《不能走那条路》。相信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人应该知道小说的内容。 关于人工智能,全世界都在炒,都在做。国内也一样,政治局领导在学,业界大佬在喊在做,全民大有为之欢呼为之疯狂的趋势。 首先,本人不反对人工智能,本人也是人工智能最早期盼的追星族。可是我越来越感到有话要说。不说就憋得慌。我在微博微信中零零碎碎说过一些,由于人微言轻,说了也白说,白说还想说! 第一:人工智能我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应该对人工智能这个有可能改变人类未来命运的工程进行界定。不仅在哲学上,人类学上,生命科学,伦理科学,社会学等自然科学方面进行研究界定。总的原则:发展对未来人类有积极作用的人工智能,不能违背人类自身发展规律,违背人类自然延续以及生命伦理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首先用于减轻人类体力极限、人目前类自身无法实现的领域。那些有悖于人类生命伦理,生命结构的,剥夺底层民众生存空间的人工智能,必须予以遏制,甚至暂时可以列为禁区。 第二、目前中国的经济不太景气,与全世界大多数国家一样。我们国家有数亿人口处在生存的最底层,有不少人还亟待脱贫。以出苦力谋生的人需要这些工作岗位。当年国企改革时,下岗职工都是给予妥善解决的,大多数都是有基本谋生路径的。今天这些打工族,一旦失去工作,再就业谈何容易!这绝对不是大佬们说的“坚持就是胜利”“创新就是希望”!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这些连高中,大学都没有读过的底层民众,坚持的资本在哪里,创新的平台在何方?一个物流行业人工智能化,就剥夺了四百万快递哥们的养命途经,一个海底捞就剥夺数万数十万打工族的生存空间。对于以获取经济利益最大化的老板们,一夜之间就会仿效。无数的打工族就会失业。一个打工族背后就是一个需要供养的家庭。
2018年度政法新媒体峰会

2018年度政法新媒体峰会

活动讲座
2018年12月26日,由正义网主办的2018年度政法新媒体峰会在京举行。来自中央政法委、最高检有关部门和中央政法新闻网站负责人,高校专家学者,政法新媒体代表齐聚一堂,交流分享新时代政法新媒体的定位和责任担当。会上,正义网发布了2018年度“全国检察新媒体作品二十强”“全国检察新媒体阵地建设奖”等获奖名单,并首次评选出“十佳检察新媒体建设应用案例”。 以检察系统为例,在最高检新闻办的指导下,本届峰会评选出了2018年度“全国检察新媒体阵地建设奖”等奖项,还增设了用以表彰在信息公开、便民服务、业务受理、民意采集等方面表现卓越的“十佳检察新媒体建设应用案例”的奖项。据正义网总裁兼总编辑覃匡龙介绍,增设此奖的目的是“为了突出检察新媒体的司法职能作用,以典型案例引领新媒体的发展”。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位检察新媒体先进代表,作为传播检察好声音、传递检察正能量的榜样,受到业内专家和广大网民的普遍认可。 以政法事业的“最大增量”为奋斗方向,在“政法为体、媒体为用”的新媒坐标下,如何切实担负起政法新媒体的责任,是本次峰会的另一个重要议题。与会专家和地方新媒体代表纷纷就此议题畅所欲言。 “政法新媒体应该顺势而为,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机遇,要把政法网络新媒体打造成第一方阵的排头兵。”结合自己的工作情况,广东省深圳市检察院检察公共关系中心负责人汪林丰说,“我们掌握了大量第一手的案件资料,很多都是独家的,因此要更加用心去做。同时,政法新媒体不光是宣传,还有很多服务功能,如何通过服务提升工作效率,这一领域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关于政法新媒体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浙江省杭州市检察院宣教部主任方芳认为,“关键是要从被动应对转变为主动引领,我们可以利用自媒体阵地作为发声的主场,不仅要抓住宣传的重点、亮点,还要对社会热点、法治重点进行权威发布,回应社会关切。” 在回答
那些人帮人的和谐邻里关系是会回来的!

那些人帮人的和谐邻里关系是会回来的!

陈里微评
有人将这张新闻照片称为《邻居》,有这样的邻居真好!三人成众,让随手拍下的照片有了神奇的构图,连旁观者悬着的心,也因层层托举有了支撑。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担心现代邻里关系过于淡漠。但这番救援场面足以让人相信,恻隐之心人人皆有,古道热肠并未远去。里仁为美,爱就在手心。 陈里微评: 古语云:远亲不如近邻。相信这句话的意思大多数人都懂。几千年来,我们都是邻里聚居,相互帮助,和睦相处。如今许多城市小区,楼房高了,邻里关系淡漠了,以邻为壑,老死不相往来。人们心里空荡荡的,无不怀念那些邻里和睦相处的时光。 其实,人们的心还在,期盼还在,希望我们多组织一些活动,多一些沟通,多一些信任和理解,那些人帮人,人助人的和谐邻里关系还是会回来的。您说是吗?
陈里:不可怀着侥幸心理,当悲剧发生时,一切都晚了

陈里:不可怀着侥幸心理,当悲剧发生时,一切都晚了

陈里微评
12月13日晚,福建南安市一辆轿车正在路边倒车,一个1岁多的小女孩从另一侧穿过马路走到车边,随后被卷入车下。小孩经抢救无效死亡。警方提醒家长要看管好小孩,驾驶员行车要注意周边环境。 陈里微评: 每次发这样的微博,都是心情极其沉重。这样的悲剧何时不再发生?生活中就有那一些人,天不怕地不怕,总是有着侥幸心理,悲剧发生了,一切都晚了。一岁多孩子怎么会没有大人照看?司机同志倒车时能不能再细心一些?
如何打造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如何打造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舆情智库
导语:习近平总书记亲自点题的新型智库建设,开宗明义表明“立新”必须先“创新”。“四个全面”发展总战略,亦内在鲜明地规定了必须动员全部力量、依靠全民智慧来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加之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高度分化又综合,决策问题和现实不确定性因素日益增多的新形势下,要实现决策需求与专业对策能力的匹配对接,务必充分整合具有宏观视野、丰富实践经验和专业研究能力的各界专才,建立“尽人之智”格局,发挥好智识人才作为知识经济时代第一发展要素所具有的最活跃作用。诚如习总书记所言,“改革发展任务越是艰巨繁重,越需要强大的智力支持”。 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中国目前的智库建设存在什么问题呢?有的学者认为:“新型智库的一个突出的问题是行政化倾向比较严重,搞不好就会与政府主导型智库区别不大”。具体表现在,从现有的一些新型智库来看,大多是一些退休的“前官员”占据民间智库的领导岗位发挥余热。 新型智库的行政化倾向,如果只是上述的表现则要一分为二地看待。从国际对比的经验来看,从政府部门的官员到智库领导人或者反向任职,这种交叉任职被称之为“旋转门现象”。美国是旋转门的集大成者,究其原因是美国的政治体制。每隔4年的总统大选后,大约有4千人面临转换工作,由此形成了行政官员与研究者的角色交换,这种大轮换使得政府与智库的关系更加密切,人际交往更加频繁,权力和智慧得到最有效的融合,它不仅仅提高了美国有关政府部门的决策力,增强了其人员活力,而且也使得智库有的放矢,做好政策工具的储备与人员的培养。比如,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前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詹姆斯·斯坦伯格,他曾经是布鲁金斯学会成员,他从1977年至今,五次穿越“旋转门”,是迄今为止穿过“旋转门”次数最多的一个人员。 在我国,在改革的进程中,越来越多地官员进入国有企业,实现了角色转换。最近一些年,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