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6欢迎访问陈里博士官方网站!

媒体报道

中国社会科学网专访陈里:预防农民犯罪 构建和谐社会

媒体报道
  陈里:预防农民犯罪 构建和谐社会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方筱筠  摄像 孟繁杰  制作 郑佳丽 嘉宾介绍:陈里,1958年生,河南镇平人,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管理学博士、硕士生导师。西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兼职教授、陕西省委党校客座教授、陕西省法学会副会长。近年来先后在西北大学学报、西北工业大学学报等刊物上发表了《农民犯罪的经济原因分析》、《群体性事件的原因及其处置对策》、《信息化时代社会管理创新的几点思考》等学术论文二十余篇。主编《领导国学智慧全书》等系列丛书六种。先后从事教育、宣传、纪检工作,并有二十多年的政法工作经历。近年来主要从事国家安全与社会管理创新、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农村发展与稳定等方面的工作和研究。 记者:陈厅长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的采访。首先祝贺您的博士论文专著《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收入《中国社会科学博士论文文库》。昨天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举办了该书的首发式并召开了座谈会,大作受到与会专家、学者及新闻媒体的高度评价。您为什么把中国农民犯罪问题作为您研究的对象?能否结合您20多年的政法工作经历谈谈这个问题?   陈里:谈到这本书,我确实有很多话要说。这本书是在我博士论文的基础上,结合多年政法工作的经验补充修改而成的。这次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并纳入《中国社会科学博士论文文库》,我感到非常荣幸,这是对我求学、工作和研究成果的肯定,它圆了我的一个梦。 这本书选题的确定与我的出身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我出生在秦岭南麓豫西南伏牛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那是一片地无三分平、路无一里直的赤贫土地,上世纪80年代通的路,90年代通的电。祖辈们没有上学的机会,父亲也仅仅读到三年级便辍学回家务农。对于农民的贫困我从小就亲身感受,这种贫困不单单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作为一个初中毕业就因历史原因

陈里:走向希望

媒体报道
        第一次见面,陈里推给我一大摞书,高到足可以遮挡住我的视线,书都是他写的,最多的主题是关于“三农”问题和社会管理创新。虽然,他是“三农”问题研究专家,也是管理学博士,但业余时间,做如此多的思考与总结,却也是情怀使然。看到他编辑的《城市致命危险中的生存法则》,让我很意外,他坦言,只是觉得,这些‘生活小事’,却也是百姓生命中‘天大的事’。”           看得出,他对普通民众有着天然的悲悯之情。 在陕西公安厅当了 7 年副厅长,他的上访接待率和息访率高达 100%,经常有上访群众给他送来锦旗,他说,“群众在哪,我们的工作就要在哪”。所以,常听老百姓评价陈里,“是一个知道人间冷暖的官员”。         陈里喜欢互联网开放的空间下那些自由的表达,也正因如此,他总会不由自主地被卷入舆论的漩涡,而这一切,都源于他的“爱管闲事”。创立“待用公益”、自费邀请农民工吃饭,助力华山万人滞留事件的及时解决,解救轻生母子……哪一个都非其职责所辖,但哪一个又都事关生存与生命,他坦言,“总是无法让自己置身事外。”身处发展与矛盾并存的年代,他不甘于只做一个保守的管理者,他敢于迎接时代的变革,敢于放开自我去尝试更多新的角色和机遇,在微博刚刚兴起的年代,他敢于实名认证,并成为最早“微博问政”的官员之一,也是领导干部中,第一个粉丝逾千万的大 V。         陈里的微博曾连续 6 年获得人民网统计的“年度十大微博人物”,并在新浪“十大公职人员微博”中排名第一。各大主流媒体从不同角度解读陈里,求是杂志社内参还曾以《“陈里现象”为啥这么热》为题进行分析。在调任北京工作后,他更加关注网络舆情工作,经常受邀到全国各地讲授“新形势下如何做好网络舆情的引导和处置。”同时,作为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和中国政法大学的兼职教授,他也将自己的思考和经验,全部倾囊传递给年轻学者

陈里: 三治融合走好乡村善治之路

媒体报道
2019年3月23日,清华社会创新与乡村振兴沙龙第二期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成功举办。本次沙龙由社会创新与乡村振兴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教授主持,邀请到三农专家、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原主任陈里博士进行了“三治融合走好乡村善治之路”的主题分享。                                                      沙龙现场邓国胜(主持人):乡村振兴战略是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新时期我国重大发展战略。十九大报告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2月4日,国务院公布了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 2018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工作的重要论述为指导,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阶段性谋划,分别明确至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2022年召开党的二十大时的目标任务,细化实化工作重点和政策措施,部署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确保乡村振兴战略落实落地,是指导各地区各部门分类有序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依据。2019年3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等重要文件。会议强调“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要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抓实建强基层党组织,整顿
(人民网)陈里:完成脱贫硬指标,关键是摆脱“深度贫困”束缚

(人民网)陈里:完成脱贫硬指标,关键是摆脱“深度贫困”束缚

媒体报道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2020贫困县全部摘帽。完成这一硬指标,脱贫攻坚还需哪些工作?土地出让收入“取之于农,主要用之于农”的要求,对收入分配格局、乡村振兴有何影响?农民变市民,1亿人进城落户是否会让各地“人才争夺战”愈加激烈? 2019全国两会大幕拉开,人民网强国《两会V观察》栏目今日起推出,首期邀请三农、社会问题专家陈里为网友解读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相关问题。 陈 里 三农、社会问题专家,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原主任 完成脱贫硬指标,关键是摆脱“深度贫困”束缚 要实现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2020贫困县全部摘帽”目标,关键就是要解决“深度贫困”所带来的问题及产生的影响。我认为,要摆脱“深度贫困”的束缚,需要激活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内在动力,以自身努力与外在扶持相结合,逐步、稳步地脱贫,走出一条符合实际的可持续脱贫之路。 第一步是“自力扶贫”。帮助贫困群众树立自立自强的脱贫斗志与勇气,通过在知识、技术和思想上的帮扶,提高他们自主脱贫致富的素养。从哲学上来说,内因决定外因,内因是事物自身运动的源泉和动力,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在各方条件都支援的情况下,暂时脱贫了;但如果没有了外部支援,就会再次返贫。这样一来,脱贫摘帽的目的也就不可能实现。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必须从基础抓起,从人的自力能力抓起,通过“自力扶贫”,激发贫困群众及地区的创新创造活力,让滋生贫困的各种“陋习”没有落地生根的土壤。 此外,“自力扶贫”也能提高扶贫的效率,给那些战斗在扶贫第一线的干部减压。随着扶贫攻坚任务落实时间的临近,在摘帽目标的高压之下,一些地方干部常常没日没夜地工作,吃不好睡不着,而群众却不一定满意,各项扶贫政策的落实效率也不高。我认为,除了干部帮扶、政府关心之外,更多的还是要让贫困群众自身加油努力。贫困不可怕,可怕的是自身没
人民日报官博:陈里倡议加强立法确保公交出行安全

人民日报官博:陈里倡议加强立法确保公交出行安全

媒体报道
2018年10月28日10时08分,重庆市万州区一大巴车在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坠入江中。 11月2日,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据车内黑匣子监控视频显示,系乘客与司机激烈争执互殴致车辆失控。 11月2日,人民日报法人微博,转发陈里博士呼吁,“今年以来,在公交车上因为中途下车与司机发生争执而导致车祸的,已经不止一次。国家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应该制定或修订有关法律,确保公民人身安全。广大市民朋友也不要当看客 。旅客的每一个生命都与此息息相关!”
《南风窗》:公安厅长的“农民观”

《南风窗》:公安厅长的“农民观”

三农观察, 媒体报道
5月27日,通过微博,陈里邀请8名农民工在西安吃饭,陈里是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因为这一特殊身份,这件事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有人说他“作秀”,有人向他诘问,也有人为他辩解。 “如果网友们知道我不仅是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而且还是研究‘三农’问题和农民犯罪学的学者,就不会对我请农民工吃饭感到奇怪了。”6月中旬,陈里将他的著作《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分别寄赠给了500多名微博网友。 农民犯罪多因“钱” 《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是陈里根据自己的博士论文扩充而成的一本书。在中国,研究农民犯罪,多少有点犯忌讳,有网民就质问陈里:“你为什么不研究官员犯罪?为什么偏偏要研究农民犯罪?” 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是国内有名的法学专家。他对陈里的著作给予了较高评价。贾宇说:“国内刑法学发达,犯罪学落后,这与西方国家恰好相反。刑法学发达意味着对待犯罪问题主要在事后、在惩罚;犯罪学发达是挖掘犯罪产生的原因,在预防上下功夫,理念是不同的。” 陈里这本书的创新点之一,是提出了“经济压力是诱导农民犯罪的原因”,而预防农民犯罪的根本措施是对经济压力源进行调试,基本思路是阻断经济压力的传导链条。 在陕西省公安厅,陈里分管的工作之一是监所管理。陕西看守所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中,有60%以上是农民(包括农民工),他们涉嫌的绝大部分都是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财产性犯罪,如盗窃、抢劫、诈骗、贩卖人口、因财产纠纷导致的伤害等。在国内,农民罪犯是所有刑事犯罪里最大的群体。 陈里说,因为生活所迫,农民甚至可以顺手牵羊拨萝卜,这类案件占绝大多数。进城的农民工因为打工拿不到工钱,找老板报复,甚至伤人的也不在少数。“农民跟其他公民一样,也有很多权利,比如肖像权、隐私权等等,但农民最看重的是经济权。农民平时最不关心政治权利,只要他能过日子,谁当国家主席,谁当省长、县长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