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21欢迎访问陈里博士官方网站!

媒体报道

陈里: 三治融合走好乡村善治之路

媒体报道
2019年3月23日,清华社会创新与乡村振兴沙龙第二期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成功举办。本次沙龙由社会创新与乡村振兴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教授主持,邀请到三农专家、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原主任陈里博士进行了“三治融合走好乡村善治之路”的主题分享。                                                      沙龙现场邓国胜(主持人):乡村振兴战略是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新时期我国重大发展战略。十九大报告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2月4日,国务院公布了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 2018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工作的重要论述为指导,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阶段性谋划,分别明确至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2022年召开党的二十大时的目标任务,细化实化工作重点和政策措施,部署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确保乡村振兴战略落实落地,是指导各地区各部门分类有序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依据。2019年3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等重要文件。会议强调“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要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抓实建强基层党组织,整顿
(人民网)陈里:完成脱贫硬指标,关键是摆脱“深度贫困”束缚

(人民网)陈里:完成脱贫硬指标,关键是摆脱“深度贫困”束缚

媒体报道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2020贫困县全部摘帽。完成这一硬指标,脱贫攻坚还需哪些工作?土地出让收入“取之于农,主要用之于农”的要求,对收入分配格局、乡村振兴有何影响?农民变市民,1亿人进城落户是否会让各地“人才争夺战”愈加激烈? 2019全国两会大幕拉开,人民网强国《两会V观察》栏目今日起推出,首期邀请三农、社会问题专家陈里为网友解读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相关问题。 陈 里 三农、社会问题专家,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原主任 完成脱贫硬指标,关键是摆脱“深度贫困”束缚 要实现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2020贫困县全部摘帽”目标,关键就是要解决“深度贫困”所带来的问题及产生的影响。我认为,要摆脱“深度贫困”的束缚,需要激活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内在动力,以自身努力与外在扶持相结合,逐步、稳步地脱贫,走出一条符合实际的可持续脱贫之路。 第一步是“自力扶贫”。帮助贫困群众树立自立自强的脱贫斗志与勇气,通过在知识、技术和思想上的帮扶,提高他们自主脱贫致富的素养。从哲学上来说,内因决定外因,内因是事物自身运动的源泉和动力,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在各方条件都支援的情况下,暂时脱贫了;但如果没有了外部支援,就会再次返贫。这样一来,脱贫摘帽的目的也就不可能实现。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必须从基础抓起,从人的自力能力抓起,通过“自力扶贫”,激发贫困群众及地区的创新创造活力,让滋生贫困的各种“陋习”没有落地生根的土壤。 此外,“自力扶贫”也能提高扶贫的效率,给那些战斗在扶贫第一线的干部减压。随着扶贫攻坚任务落实时间的临近,在摘帽目标的高压之下,一些地方干部常常没日没夜地工作,吃不好睡不着,而群众却不一定满意,各项扶贫政策的落实效率也不高。我认为,除了干部帮扶、政府关心之外,更多的还是要让贫困群众自身加油努力。贫困不可怕,可怕的是自身没
人民日报官博:陈里倡议加强立法确保公交出行安全

人民日报官博:陈里倡议加强立法确保公交出行安全

媒体报道
2018年10月28日10时08分,重庆市万州区一大巴车在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坠入江中。 11月2日,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据车内黑匣子监控视频显示,系乘客与司机激烈争执互殴致车辆失控。 11月2日,人民日报法人微博,转发陈里博士呼吁,“今年以来,在公交车上因为中途下车与司机发生争执而导致车祸的,已经不止一次。国家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应该制定或修订有关法律,确保公民人身安全。广大市民朋友也不要当看客 。旅客的每一个生命都与此息息相关!”
《南风窗》:公安厅长的“农民观”

《南风窗》:公安厅长的“农民观”

三农观察, 媒体报道
5月27日,通过微博,陈里邀请8名农民工在西安吃饭,陈里是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因为这一特殊身份,这件事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有人说他“作秀”,有人向他诘问,也有人为他辩解。 “如果网友们知道我不仅是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而且还是研究‘三农’问题和农民犯罪学的学者,就不会对我请农民工吃饭感到奇怪了。”6月中旬,陈里将他的著作《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分别寄赠给了500多名微博网友。 农民犯罪多因“钱” 《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是陈里根据自己的博士论文扩充而成的一本书。在中国,研究农民犯罪,多少有点犯忌讳,有网民就质问陈里:“你为什么不研究官员犯罪?为什么偏偏要研究农民犯罪?” 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是国内有名的法学专家。他对陈里的著作给予了较高评价。贾宇说:“国内刑法学发达,犯罪学落后,这与西方国家恰好相反。刑法学发达意味着对待犯罪问题主要在事后、在惩罚;犯罪学发达是挖掘犯罪产生的原因,在预防上下功夫,理念是不同的。” 陈里这本书的创新点之一,是提出了“经济压力是诱导农民犯罪的原因”,而预防农民犯罪的根本措施是对经济压力源进行调试,基本思路是阻断经济压力的传导链条。 在陕西省公安厅,陈里分管的工作之一是监所管理。陕西看守所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中,有60%以上是农民(包括农民工),他们涉嫌的绝大部分都是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财产性犯罪,如盗窃、抢劫、诈骗、贩卖人口、因财产纠纷导致的伤害等。在国内,农民罪犯是所有刑事犯罪里最大的群体。 陈里说,因为生活所迫,农民甚至可以顺手牵羊拨萝卜,这类案件占绝大多数。进城的农民工因为打工拿不到工钱,找老板报复,甚至伤人的也不在少数。“农民跟其他公民一样,也有很多权利,比如肖像权、隐私权等等,但农民最看重的是经济权。农民平时最不关心政治权利,只要他能过日子,谁当国家主席,谁当省长、县长他都